好消息,430钢丝化学成分分析报告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20-02-20 08:53:14

430钢丝化学成分分析报告硬着头皮来回答一下吧。第一方面 结构实现手段确定性大概可以作为现代结构技术的第一要义吧,要求结构构件和作为荷载的非结构构件角色确定,传力路线明确。在讨论折板结构前,这里举壳体结构作为引申。壳体根据其几何形体可以分为球壳和柱壳,依据支座条件(用边界条件可能更合适)的差别可以在力学意义上把壳体细分为有矩和无矩两种(这两种细分对球壳和柱壳都适用),具体地,前者在支座处切面内有弯矩,而后者在支座处切面内没有弯矩。

430钢丝化学成分分析报告

后者在力学上可以适用无矩理论(也叫薄膜理论)。无矩理论的理想化模型只在沿壳体的切线方向有均匀的拉(或压)应力(也称为薄膜应力),而在法线方向没有内力,材料利用率较高,而且可以做得轻薄,经济效益好。图1 万神庙图2 万神庙剖面有矩的壳体,典型的例子就是罗马的万神庙穹顶,如图1、2所示,在与鼓座连接处壁厚需要很厚,越往顶端壁厚可以越小,甚至在顶端开孔。无矩理论的典型例子有罗马小体育宫和同济大学大礼堂,如图3、4。

430钢丝化学成分分析报告

图3 罗马小体育宫图4 同济大学大礼堂图3所示罗马小体育宫其实兼有有矩和无矩两种壳体模型的特点,设计巧妙的Y字形底座顶端作为更上方穹顶的支座,释放掉弯矩,使得上方壳体可以适用无矩理论,可以做到轻薄;而布置一周的Y字形支座本身又像极了万神庙穹顶,底部支座超大,对应万神庙穹顶底部厚重的壁,Y字顶端则相当于万神庙顶部的开孔。图4所示同济大学大礼堂这个视角的照片对理解如何应用理论模型很有参考意义。人造物不可能制作均一的结构构件,就像渲染模型必须网格化一样,力学分析和建筑的建造也必须遵循分列的网格化的要求。即使采用吊顶覆盖掉外露的菱形构件,或就真的做成均一的等厚的混凝土柱壳,真实的结构(或结构加强部位)也会因支座而异,物化为如菱形或其他样式的网格单元。

在网格单元之外,其余的“结构”部分是不扮演结构角色或者结构角色已经淡化了。密斯对于结构的态度当然只是思考方式的一种,但比较符合现代结构技术角度的内在要求,也只有(烦人的又不得不面对的)结构的问题(以及建筑构造等客观问题)确定下来,设计才会获得更多的自由,最终建成效果也才会更符合设计预期。但这并不就等于设计从结构开始——好像也没有哪一个建筑会以结构为设计起点的吧。已而结构已定,罗马小体育宫上部穹顶的边缘则可以任性地做一个翘曲。

在其他一些体育场馆里(我记不起来了)也有更任性的翘曲,但都拜前辈的实践基础参考所赐。这些翘曲其实已不算是结构构件了,或者说其作为结构构件的角色已经淡化了。以下进入折板结构的讨论。图5 折板类型一图6 折板类型二(SMAO设计的小教堂)折板结构的特殊性正在于各种构件角色的不确定。

初步地,我觉得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像以上提到的罗马小体育宫的翘曲或图5所示伍重的苏黎世歌剧院屋顶,结构体系(或常见的梁柱框架体系,或壳体体系,图5为肋梁楼盖的易形)是可以确定的,在结构体系之外的不扮演结构构件角色的翘曲可以随意;另一类就像桑丘夫妇的小教堂(当然这个小教堂复杂性要小一些,但具有类型二的主要特点),各种构件在作为结构构件的同时,也在扮演着造型的角色。前一类则是皮与骨分明的难度小一些的情况,后一类则每个个体都具有很大的差异性,特别是没有规律的构件组织使得结构设计很困难。这困难难在,一则确定几何信息、建立几何模型本身就存在难度;结构计算模型的建立也需要多费些脑筋。

第二种在技术视角上看是病态的。然而这种建筑真的非常有趣哟。(请脑补伊东,:-D)对于第一类折板结构,思路是这样的:根据其造型的轮廓,寻求可能的简化的结构原型,将造型单元标准化,将连接这些标准化单元的节点标准化,使得单元和节点的组合呈现某种结构原型的网格化。这样整个结构体系确定之后就只剩造型单元本身设计的问题了。

举几个栗子。图7图7所示造型是比较容易完成前述类型一结构思路的做法这样一个过程的,只是这个造型的网格尺度(网格划分的精度)还是偏大,在这种情况下用折板结构就可能不太合适了;改为像隈研吾那个温泉棚一样用钢结构外包板块可能更合适(佐藤淳你骗鬼去吧XD,外面的混凝土板和钢结构能共同受力才怪),只是要做到内部空间不乱,需要把内部的钢结构遮起来,而不是像隈研吾的那个建筑那样(业主居然不投诉隈!)。苏州博物馆那个建筑也不像是、也不合适用折板结构,而同样符合隈研吾那个温泉棚的逻辑。图8图9图8、图9所示的造型则会遇到标准化、网格化的难题,如果硬要做这样的造型,可能就是内部做一套钢杆系柱壳,外面由他任性了。

至于第二类,甩手交给结构师去处理吧,也没什么需要讨论的了,只要留够时间和向甲方提够预算就可以了。:-D最后附上本该有争议,但好像没什么争议的关于佐藤淳和隈研吾的豆瓣文章。那些建筑师背后的结构师(原版)关于这个温泉棚,佐藤淳以为你们读书少骗你们(;-P这是个笑话来的哈,大家读书都不少)。啥用钢结构是因为只用混凝土会很重很不经济,还引用悉尼歌剧院的例子,这俩建筑在尺度上差得多了好吗?啥钢结构和混凝土共同受力,在这个建筑里钢结构和外面的混凝土板(事实上用啥板都成)共同受力的作用即使有也非常有限,想听我解释的可以给我留言我叨叨给你们听。

我现在就叨叨一句吧,你看,他自己编的拿出来炫耀的程序就深深地出卖了他。另外,关于他拿出来炫的程序,(额,当然,能写出程序的确很了不起),我要说的是,比他的程序强大得多的程序还有很多。比如加州伯克利就有OpenSees和FEAP两个开源有限元软件,编底层程序比编一个可视化的UI要复杂和炫技得多。做人就得有最起码的低调,像我就不会到处炫耀我做过OpenSees的二次开发。

(手忍不住要把这一行字加粗是怎么回事?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了。此处可以有尔康。)佐藤淳的程序且不说借助以上两个开源有限元软件其中任意一个的二次开发可以容易地实现,已经被广大(额,好像也并不是普遍)的结构工程师所熟知的SAP2000(也出自加州伯克利呢)就可以胜任。关于国外着名结构师这个事吧,国内并不是没有出色的结构人才,只是因为建筑设计合作方式和建筑师设计理念的原因,结构师没有发挥的机会。

430钢丝化学成分分析报告

当然这也可能是互为因果的。但总之,盲目崇拜国外建筑师或结构师是不对的,至少佐藤淳并不特别值得去崇拜的,他跟佐佐木睦朗、Arup、塞西尔相比显然还是有些差距的,或者说他还没有来得及表现自己的过人之处。啥?你没听过他? 那就没事儿了。最后,膜一下有限元软件主要产地——加州伯克利。

缅怀结构大师,同济大学大礼堂结构设计师,俞载道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