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查看:凤泉区应急帐篷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20-02-20 08:54:05

凤泉区应急帐篷首先就是匈奴不是匈人。

凤泉区应急帐篷

一、匈奴说阿尔泰语,匈人从名字来看突厥语系名字多,以突厥语为主。

二、社会结构、文化乃至人种都不一样。

三、西汉联合南匈奴驱逐北匈奴和匈人出现在欧洲中间差一大截时间,且有历史空白期。

况且匈人也没啥本事,颠覆了罗马政权了吗?没有。

然后在沙隆之战被一个日薄西山的西罗马打出不漂亮的战损,阿提拉被留了一命被西罗马当枪使对付日耳曼人。

隔壁匈人对东罗的战绩跟更惨,东罗换了个强硬的军人出身皇帝后匈人就乖得和孙子一样了,阿提拉儿子的脑袋头挂东罗君士坦丁堡,更不要《拜占庭帝国》一书中提到贝利撒留晚年打算靠几百士兵打游击驱逐匈人了。

就算是匈奴骑兵空降到罗马脸上,也不虚,首先匈奴和罗马强盛时期差着几个世纪,装备有代差,其次罗马打帕提亚都狠得一比,匈奴?匈奴骑兵和帕提亚(帕提亚的国力和兵力强盛在《后汉书》中有所体现,称之为“户口胜兵最为殷盛”)骑兵一比较就知道 差距 有多大了。然后……下面有请罗马给大家表演个火烧泰西封要不要看?

帕提亚骑兵匈奴骑兵

然后就是锻造问题,首先有请汉朝先拿出大量的一体式头盔,大量的一体式头盔都没有,在这扯啥锻造比罗马好呢?

着名的学术论着《骑士与风炉》里提到罗马军人穿的金属甲都是中碳钢打造的,这里不再追溯,不过也有偏颇,还有一个论文是《Roman Imperial Armour The Production of Early Imperial Military Armour 》里的内容,2世纪的环片甲甲片文物分为两段,第一段为两层,内层为熟铁,外层为含碳量0.3%的中碳钢,第二段也为两层,外层是含碳量为0.1%的低碳钢。

那么再看看《The Sword And The Cruciblie》这一论文,数据懒得翻了,如果有人抬杠我再拿出来也不迟,罗马剑中不乏好剑,当然也有质量差的剑就对了。所以说罗马冶炼技术差的可以闭嘴了。

汉朝那些钢铁复合工艺和局部淬火,罗马都有,而且罗马还有油淬,之前希腊的亚里士多德和后来罗马的老普林尼都提到用油淬火,而中国第一次提到油淬是南北朝的綦毋怀文。而且罗马还有两片低碳钢夹一块高碳钢的夹钢工艺(出土于苏格兰梅尔罗斯的AD 1世纪铁质盾凸是由两层钢板经焊接而成,其中外层为硬化的高碳钢,内层则现铁质片板罗马铁匠们清楚地认识到若将层状复合结构应用于制作盔甲,则其外表面积必须坚硬强固;而背面却需维持柔韧的特性,因为坚硬的表面能够抵挡戳刺的力度,柔韧的背面则能吸收缓冲外部冲击的能量)

“年轻的新兵需要在负重情况下健步行军。在艰难的路途中负重行军是由于有时必须随身既携带粮秣,又携带武器的缘故。只要养成这种习惯,就不必顾虑这会有多大的困难了”——韦格蒂乌斯《兵法简述》

罗马步兵是每月三次拉练,行军10英里,然后再返回营地,有一段是要快跑,骑兵也有。

(不过真打起来也靠牲畜,实际上八个军人共享一个帐篷也同享一辆骡车)

罗马军团很重视力量,《兵法简述》要求前排兵和骑兵身高最好在1.77以上,不过这很苛刻,所以力量过关也行,训练用的木剑和木盾也被要求更厚更重。

凤泉区应急帐篷

但是伙食还不错,至少不用沦落到吃饼蘸酱的程度,晚餐充足常常可以留到第二天早上吃,很多军团驻地也有非常多的猪骨,晚期罗马帝国的一份莎草纸文献则说明罗马士兵每天至少能获得163克的肉食(倒地能得到多少也是要按照驻地的情况而定的,驻地富裕,就有可能吃新鲜的肉,不用吃腌肉或者熏肉)罗马法指出除了主食以外,酒、醋(实际上是一种发酵的酸甜饮料)腌猪膘和熏猪肉也是必不可少的。《兵法简述》也强调,指挥官要避免出现缺酒、醋、盐的窘境,说明酒和醋在罗马军队中相当重要的。莎草纸文献则指出酒和醋是540毫升,能够提供维生素防止坏死病。那么莎草纸还有一些文献,比如橄榄油是44毫升,一百多克克的豆科,2赛斯塔利麦粒(850克麦粒)大约能提供为2890大卡,加上肉类、豆类、酒的话可能有3600大卡,能提供相当充足。

不仅要归功于地中海的航运,也要归功于新月沃土、安纳托利亚、法国和伊比利亚等肥沃的土地,还有地中海温暖适宜的气候。

罗马比汉朝差在哪了?

如果我看到什么新的资料可能继续更新。

凤泉区应急帐篷

以上内容有所引用,侵权则删。